升欣网

首页 > 戏剧歌舞

尘世清欢--越剧

  • 来源:升欣网
  • 2020-08-07 06:02:01

越剧是我今生的靡靡之音。我的前世一定生在江南,或许还是一位戏子轻舞飞扬在吴越的舞台上。

越剧是我红尘里的清欢,听之缥然,赏之瑰然。

红尘里有泪,细思之满目潸然;现实中尽忧,回首时天天劳烦。一生囹圄,乃不知有汉;鲜花下是陷阱,极目处俱疮痍。欺诈鄙夷,低眉折翅,人情冷暖,红尘之恋,今生已过也,惆怅无限。

此一生,唯有越剧,可以忘忧。袅袅传来,越音低徊,柔媚万千,顿时天上人间。

吴凤花苍凉慷慨沉郁悲壮的范派,茅威涛、王君安幽峭顿挫空灵俊爽的尹派,钱惠丽清朗高壮绚烂奔放的徐派……竟将人的三魂六魄顷刻夺走。

当年在电视上看到沈于兰、华怡青主演的越剧《魂断铜雀台》,久久沉溺其中,我写下长诗《魂断铜雀台》。又看到华怡青舞台上塑造的甄洛,竟是所有越剧花旦中最柔最纯的一个,一招一式,一颦一笑,分明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上人、海中神,她即使缷了装,也是人群中超尘绝俗的仙女形象。

今日重赏沈于兰华怡青之《魂断铜雀台》,竟是泣不成声。为曹之建的才高八斗报国无门,为甄洛至死不渝的深情而悲戚,亦为自己,为今生的不遇和蹉跎……

感谢上苍,让我看到这么好的越剧,看到世间最美丽的人物,她们本是上天衣袂飘飘的仙子,脱下天使华丽的衣裳,飘落在纷纷扬扬的凡尘,来与我寻觅前世来生错过的情缘我的前世本是戏子,和她们一起变幻着演绎我永恒的灵魂,诠释着我飘渺神秘的风韵。

可是越剧,今生我和你无缘错过,身在鲁地,却对你暗恋成痴。我对你就像《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中的那个哪世欠下人家一生情的至死不悔的女人。你在江南,亮丽地演绎着生命的繁华,可曾看见鲁地山林的脉脉深情?

夜色阑珊,暗自神伤,郁郁彷徨,孤独苍凉。我很忙,没有时间胡思乱想,圉于草泽,囹于俗务。我很累,没有时间放松身心,疲于糊口,奔命于市井。我很孤独,没有人任我倾诉,内心流亡,无处安心。红尘里寻欢,适足觅梦,远方传来你幽丽摄魂的吴越之音。魔咒下的天空,我为你倾情。

红尘里如果没有遇到你,我的流年何其苍白。我的越剧,你是一首深奥的古诗,我黄卷青灯了大半生,日日诵读你远古的涵意。你是我今生戒不掉的罂粟之毒,浸淫着我的憔悴,伴我走完这一程。你是我千万年前佛前的一段缘,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痴心追随,堪比《狸猫换太子》中的郭槐自阉随奉刘妃,愿效金岳霖暗恋林徽因一生。

杭州三生石上的眼眸流盼,西湖断桥上的姻缘相遇,十八相送的拳拳深情,孔雀东南飞的誓言和约定,在你清丽哀婉的越音中缠绵成我寥落婉畅的心思,逗留在我的文字中,演绎我亘古不变的主题,成为我朝朝暮暮忘忧的尘世清欢。

在你清亮的音律中,天堂、他生、爱情,世上那些美丽的风景,温暖着我流浪的灵魂,我脱胎换骨,然后把一往深情写进红尘深处。

岁月在梦幻与现实的交替中寸寸老去,我希望,在我缠绵病榻告别人世之时,能唱着“我一生,与诗书做了闺中伴,与笔墨结成骨肉亲”的越音魂归故里。

但愿来生,生于江南,依依呀呀唱着前世今生熟悉的越剧,在时光的隧道里,从此岸到彼岸,从此生到彼生……

版权所有: 升欣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