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欣网

首页 > 小说

血色灵妻全文免费阅读

  • 来源:升欣网
  • 2020-07-30 05:23:36

主角是张子恒的小说名叫《》,为你提供血色灵妻全文免费阅读。我的心差点跳出了嗓子眼,惊骇的看着从床下探出头来的堂嫂,这一刻,身上的力气像是全部都被抽走了似的。就在此时,江晨猛地一声暴喝,他手中那半尺长的木剑直接刺进了堂嫂的肩膀处。

《血色灵妻》精选:

刚踏进大伯家院子里的时候,我就感觉这里的气温比外面低了很多,这并不是我的错觉,而是这里的温度确实很低,呼气的时候都能看到白雾。

“阴煞之气很重!”江晨脸色有些凝重,低声说道:“这里已经算是凶宅了,估计不太好对付……”

话未说完,一股阴风突兀的出现,将我们身后那敞开的院门关上了。

我的心中一紧,手一哆嗦,差点把江晨给我的那张黄纸符扔了出去。

江晨则是瞥了身后那紧闭的院门之后就不再理会,死死的盯着堂屋的方向,喃喃说道:“玩这一手有什么意思?小爷本来也没想走!”

说着,他一步步靠近堂屋,我紧紧的跟在他身边,心跳的很厉害。

堂屋的门也是虚掩着的,推开房门之后,一股血腥之味迎面扑来。打开灯,能明显看到地上还有些许干涸的血迹,但是大伯和大伯母的尸体都不见了。

前几天大伯和大伯母死在这里,也不知道老爸和三叔四叔是怎么处理的。

江晨无视堂屋中地上的那些干涸血迹,看了看堂屋左边的房间,沉声说道:“这个就是你堂哥生前的新房?”

我狠狠的点点头。

江晨盯着那房门,沉吟了一会,然后面色凝重的推开那扇门。

打开灯,堂哥的新房很干净,应该是大伯和大伯母整理的,虽然堂哥和堂嫂已经死了,但是这里布置的和他们结婚的时候一模一样。

床头贴着喜字,大红的床单,大红的被罩,红红火火。

只不过,走进这间房之后,没有感受到什么喜庆的气氛,反而有一种刺骨阴寒的感觉,很森冷,让我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给我这种森冷感觉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堂哥的那张床上躺着的两个人,大伯和大伯母。

他们静静的躺在床上,双眸圆睁,脸色惨白,脖颈上那血窟窿的周边血迹都已经发黑了。

他们的尸体出现在这里,这肯定不会是老爸和三叔四叔弄的。

这种情况是很不对劲的,我的腿有些软了,心跳的很厉害。

江晨进来之后,就死死的盯着那床上躺着的大伯和大伯母的尸体,脸色更加凝重几分。

他又从怀中摸出那个罗盘,那个罗盘中的指针颤动的更加剧烈了,直直的指着那床上的两具尸体。

江晨把罗盘收回怀里,从口袋里摸出一张三指宽半尺长的黄纸符,口中念念有词,猛地一抖手,手中的那张黄纸符突然冒出一道火光。

黄纸符化为火光消失之后,江晨看了一下房中的天花板,面色有点难看。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天花板,天花板那里似乎有一些雾气在凝聚,微微的阴风吹拂,房间内的温度似乎又下降了一些,彻骨冰寒。

“夜结屋梁寒风起,可怜阴冥魍魉生……”江晨倒吸一口凉气,面色难看的说道:“这他妈是要诈尸的节奏啊!”

说着,他快步走到床边,咬破自己的指尖,在大伯和大伯母的额头上点了两道血印。紧接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两张黄纸符,直接贴在了大伯和大伯母的额头上。

“别傻愣着了,帮帮忙!”江晨招呼我一声。

我回过神来,急忙走到床边,近距离看着大伯和大伯母的尸体,紧张的咽了一口吐沫。

“怎……怎么做?”我颤声问道。

江晨从口袋里摸出几节细细的红绳,红绳上面还拴着小小的铜钱,他分给我两股红绳。

“帮忙拴住他们的手脚!”江晨边说边动手拿着红绳栓起大伯的双手双脚。

我也不敢多说什么,急忙拿着红绳栓大伯母的双手双脚。

“那个……不会真的诈尸吧!”我这时候挺害怕的,手有些哆嗦的拿着红绳拴着大伯母的手脚。

江晨没有理会,脸色不怎么好看。

我忍不住再次问道:“不能直接处理掉吗?”

既然已经发现了问题,为什么不干脆点处理呢?比如直接烧掉,不是更简单吗?

或许是猜到了我心中所想,江晨瞥了我一眼,沉声说道:“没你想的那么简单,阴气太重,不是能用普通的办法处理的。我暂时只能压制住这种阴煞之气,回头得找我师父来处理,要不然的话……咦?”

话没说完,江晨突然露出一副疑惑的神情,目光凝重的看着躺在床上已经被我们拿着红绳拴住手脚的大伯和大伯母。

“怎……怎么了?”江晨突然露出这副神情,让我心中咯噔一下。

江晨没有理会我,仍旧死死的盯着床上的那两具尸体,脸色难看的喃喃说道:“不对啊!我的这种手段,怎么没有丝毫的效果,怎么阴气还是这么重?”

他抬头看看天花板,我顺着他的目光往上看,那里的雾气丝毫没有消散,似乎比刚刚还要浓郁了。

“不对,为什么会这样?”江晨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他急忙从怀里再度将那罗盘拿了出来,罗盘上的指针依旧剧烈颤抖,指针依旧指着床上大伯和大伯母的尸体。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江晨喃喃说道:“难道是我的符箓不起作用……”

话未说完,房间内的灯突然闪烁起来,房间内猛地一暗。

就在此时,江晨的面色剧变,大吼一声:“快离开,床下有……”

蓦地,两只手突然从床底下伸了出来,抓住了我和江晨的脚腕。

冰寒刺骨,并且力量很大,有一种快要把我脚腕捏碎的感觉了。

一颗头从床下探了出来,长发披散,满脸的污血,露出狰狞的笑容,正是堂嫂。

“这次,谁还能救你?”堂嫂绿油油的目光看着我,眼神中尽是怨毒之色。

我的心差点跳出了嗓子眼,惊骇的看着从床下探出头来的堂嫂,这一刻,身上的力气像是全部都被抽走了似的。

就在此时,江晨猛地一声暴喝,他手中那半尺长的木剑直接刺进了堂嫂的肩膀处。

堂嫂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抓住我脚踝的手松了一下。

版权所有: 升欣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