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欣网

首页 > 小说

诱惑难挡萌妻别想逃(顾北辰乔安暖)阅读

  • 来源:升欣网
  • 2020-08-01 05:30:32

《》小说主角是顾北辰乔安暖,这里提供诱惑难挡萌妻别想逃顾北辰乔安暖小说,诱惑难挡萌妻别想逃主要说的是“你说什么?”唐御深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问道。

《诱惑难挡萌妻别想逃》精选:

“你说什么?”唐御深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问道。

他无论如何不能理解,这个曾经与他海誓山盟,说过要与他一起终老这样炽烈情话的女人,会在这样一个无比熟悉的午后,对他说出这样的话。

两年光阴,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看来,也许不过须于一瞬,可对于两个曾经亲密无间的恋人来说,却是一道隔开两番世事的沟鸿。

人心的善变,总是在潜移默化之间就发生了,有些人看得分明,面对心上人的思变,处之泰然。

有些人则爱得太深,被爱情蒙住了理智和双眼,在情人诀别的关头,不能自已。

唐御深应当属于后者。

他对两个人的感情足够坚定,也给了乔安暖足够的信任,正因为这样,当他听到从她口中说出“忘了我吧”这四个字时,才会表现的那么惊愕。

是她一时的冲动吗?是她爱上了顾北辰后便欲卸掉自己这个包袱吗?可她与顾北辰的婚姻,明明是逼不得已而为之啊。

他本以为给乔安暖足够的时间考虑,让她重新感受自己热烈的爱,她自然会明白她与顾北辰不过是彼此利用的关系,真正爱她的人不是顾北辰,而是他唐御深,她最终会选择自己。可现在,就在几秒钟前,她竟然开口让他忘了她。

忘记,谈何容易!几年来他苦心孤诣地经营的爱情,就要这样付诸东流了吗?

一瞬间,千思万绪像切换的镜头一样从唐御深脑中一一闪过。

他怔怔地看着乔安暖,心中尚存一丝希望,希望是她一时的口误,希望她会收回刚才的话。

乔安暖喉头若堵,就像被一枚钢钉卡住了喉咙。

“我说,忘了我。”

她说完这句话便别过脸去,不再去看唐御深的表情。她害怕自己再多看他一眼,下一秒就改变自己的决定。

唐御深忽然像失去理智一样,猛地欠起身来,隔着桌几,两手一把攫住乔安暖的双肩,声音觳觫发抖:“告诉我,你是不是爱上那个家伙了?”

眼睛血红,嗓音喑哑,往日充磁Xing和温暖的声线一去不返。

乔安暖看着他受伤的表情,当下心如油煎,情绪也几近失控。她尽了最大努力,才克制住自己,保留住了最后一道心理防线。

“和他没有关系!”尽管心中已经翻江倒海,难过如汹涌的潮汐将要没顶,她脸上的表情却以极大的定力保持着出奇的平静,波澜不惊,镇定的让人信以为真。

“对不起。”乔安暖再次开口道歉,忽然起身,挣脱唐御深的双臂,径自朝门口走了出去。

刚一转身,眼泪便哗哗地流了满脸,心脏仿佛嘭地一声,变得支离破碎,脑袋空空的,如同被抽走了所有精气和活力。

她不敢扭头,害怕自己心碎的声音被唐御深听到。那样的话,之前的努力便都白费了。

唐御深愣愣地坐在沙发上,还未从刚刚巨大的情绪冲击中完全回过神来。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可有些时候,她们的心肠似乎比铁还要坚硬。

等他完全从刚刚的情绪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乔安暖已经离开咖啡厅。

他猛地一下从座位上窜起,冲到吧台买了单,朝着乔安暖的背影狂追过去。

起身的那一瞬间,他有一种直觉,如果今天让她从自己面前离开,以后便再也没有与她亲近的机会了。

乔安暖听到了唐御深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无意躲闪,也不敢再回头,只埋着头,匆匆往前走。

唐御深快逾奔马,追赶上乔安暖的脚步,一把从背后将她环抱在了怀里。

“别离开我好吗,说好让我等你,现在为什么又让我忘了你?”唐御深将脸深深埋在乔安暖的发际间,声音带着受伤的哽咽。

乔安暖试图从他的怀抱中挣脱出来,但无奈他双臂扣的太紧,她根本无力挣脱。

眼泪还在簌簌地往下流,胸中仿佛万蚁蚀心,如果真的存在人间地狱,那么此时的乔安暖一定身处最深的那一层。

乔安暖停止了无谓的挣扎,心中渐渐平静下来,躲避解决不了一切问题,面对才能。

两个人就那样静静地在街上抱着,唐御深的前胸贴着乔安暖的后背,一个埋着头,一个仰着脸。

路上不少行人纷纷投来异样的眼光,或鄙夷或不屑,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和每一个街头巷尾见到的看热闹的小市民并无二致。

只是今天的这群人里,多出了一道锐利的眼光,像鹰隼那样,泛着精光,瞳孔深不可测。叶温柔看着旁若无人地抱在一起的两人,再次按下了手机的快门键。

自从昨晚在酒吧门口偶遇了这对深情的苦命鸳鸯后,她便一直惦记在心,知道这两个人绝对不会只见那一面。果不其然,今天又在街上拍到二人的暧昧镜头 。

这张照片,毫无争议地再次传到了顾北辰的手机简讯内。照片有时候可以证明很多发生过的事,同时也能让人对同样一件事误会得彻头彻尾。

“可以放开我了吗?你知道,我现在是顾家的儿媳妇,顾家在A市的势力,想必你也清楚。倘若这一幕被人看到传到顾家人耳朵里,将会给我带来很大困扰。这不是你希望看到的吧?”

说这一段话的时候,乔安暖变得尤其冷静。人在经历了巨大的心潮起伏后,总能更清醒地认识到事情的现状。

唐御深终于也冷静了下来,缓缓松开了环抱着乔安暖的手臂,但又不想就这样轻易放她离开,继而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像一个邻家哥哥牵着妹妹那样。

“我送你回去。”唐御深恢复了一如既往的磁Xing声线,语气熟稔,仿佛刚刚并未发生任何事。

“不用了,我打车回去。”乔安暖心中仍在泣血,但已经平静了许多。

想起刚刚乔安暖的话,唐御深认识到倘使自己真的送她回去该有多么不妥,于是默默点了点头。走到十字路口,伸手为她拦下一辆出租车。

送乔安暖上车后,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尾灯,唐御深再次心如刀割。

天光向晚,乔安暖也回到了顾家,脸上的泪痕已经擦拭干净,一点看不出哭过的模样。移步进门,却迎面撞上了站在院子当中的顾北辰。

版权所有: 升欣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