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连浩特娱乐舆情问政百科通信亲子房产旅游理财书画教育校园文史人才女性

“85后”小夫妻“玩”泥巴坚持传承非遗实现梦想

2020/2/12 15:29:22 来源:中国西藏网

  南京10月17日电 题:(我这五年)“85后”小夫妻“玩”泥巴坚持传承非遗实现梦想

  记者 孙权

  “这些年来,我们夫妻俩一直在尝试着让‘惠山泥人\\’更时尚、更有趣,去迎接日新月异的市场考验。事实也证明,这项传统手工艺随着时代的发展正焕发出更强的生命力。而我们的梦想,也在这‘非遗\\’的传承与发展中,日渐饱满、丰富。”17日,在“中华文化海外交流基地”——惠山古镇的一处不起眼木质小楼里,“85后”的年轻小夫妻倪俊与曹智玮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们相守在此已有5年,一直坚持活态传承非遗项目——“惠山泥人”,并实现自我“喜爱艺术、爱画爱刻”的梦想。

小夫妻二人,曹智玮主要负责一些“粗货”,倪俊则专攻“细货”。 孙权 摄 小夫妻二人,曹智玮主要负责一些“粗货”,倪俊则专攻“细货”。 孙权 摄

  初出茅庐小情侣与“泥”结缘

  “惠山泥人”是无锡三大著名特产之一,无锡当地艺人取惠山东北坡山脚下离地面约一公尺以下黑泥所制,其泥质细腻柔软,搓而不纹,弯而不断,干而不裂,可塑性佳,适合”捏塑”之用。对很多老无锡人来说,“惠山泥人”承载着此间几代人的集体情感记忆。

  20世纪50年代,惠山成立“惠山泥人联社”与“泥人合作社”,到90年代,无锡泥人厂曾有800多名工人,泥人一车皮一车皮运往全国各地。辉煌期过后,“惠山泥人”及相关产品产量一路下跌,从最高峰时的一年200万余件跌至三四万件,产值不足400万元,泥人厂也只剩20多人在做泥人。

  虽然处境“濒危”,但当时仍有好消息传来:2006年,“惠山泥人”入选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7年,“惠山泥人”开始了第一次面向社会“招徒”,缓解人才“青黄不接”之困。彼时,刚刚毕业的倪俊和曹志玮双双入围,成为“惠山泥人”大师喻湘涟、王南仙、柳成荫三人的弟子,与“泥”结缘至今。

  2009年,倪俊跟曹智玮学徒期满,成为“惠山泥人”新一代的传承人。2012年,倪俊与曹智玮完婚,并于当年在惠山古镇租下了一处两层小楼,打造了一间名为“缘泥坊”的工作室,开始了两人传承非遗、实现梦想的创业之旅。

图为倪俊展示以“惠山泥人”为原型制作的充电宝。 孙权 摄 图为倪俊展示以“惠山泥人”为原型制作的充电宝。 孙权 摄

  守望传统老手艺迎“新生命”

  得益于近年来国内各地对文化发展的重视,“惠山泥人”也顺风顺水的开始走“上坡路”。倪俊、曹智玮这对小夫妻很幸运,开店第一年,两人的小店就略有“盈余”,到了2014年和2015年上半年,店里更是迎来了经营高峰。

  不过,2015年下半年起,随着礼品市场受到冲击,价廉物美“惠山泥人”也未能幸免:一些便宜的“粗货”买的人少了,“细货”更鲜有人问津。即便卖得不好,曹智玮仍是支持倪俊做“细货”,因为他们始终有梦想,就是要做“守”艺人。

  “一开始,我们还是很理想化的,但经过这些年的磨砺后,我只能说,我们是手艺人,要‘守\\’住这门手艺。”性格开朗的倪俊说,因为明白自己的身份与所承担的使命,他更愿意用作品与人“打交道”,用不拘泥于传统的思维为传统老手艺寻多线“生机”。

  曹智玮说,小店刚开之时,他们就注重创新,试着让传统手艺贴近时代。在“缘泥坊”中,记者看到,十二生肖萌物、襁褓中的阿福、做成车挂的团阿福……这些造型别致的“惠山泥人”虽然模样与以往传统的“阿福”不一样,但却让人眼前一亮,是店里的“爆款”。同时,这对小夫妻还尝试“转型”,在泥人制作的泥料、色彩上都做了新的改进,并根据市场反馈推出私人订制,个性化生产“惠山泥人”。

  倪俊跟曹智玮还计划,要加强手工体验项目,围绕“惠山泥人”开展雕塑、紫砂、绘画等多元化的体验。在向记者展示捧回的“江苏省工艺品创新设计奖银奖”、“铜奖奖杯”等荣誉时,夫妻俩坚信:“惠山泥人”在新时代下有创新,会越来越好。

这套“小笼包福娃”,是倪俊受新西兰华人所托制作。 孙权 摄 这套“小笼包福娃”,是倪俊受新西兰华人所托制作。 孙权 摄

  展望传承艺人需“自我开拓”

  “这些年来,无锡市逐年加大对非遗项目的扶持力度,给传承人发放一定补贴。从这点来说,传承的延续性得以解决,但关键是,人作为非遗传承的重要元素,需‘自我开拓\\’。”倪俊称,随着近年来政府部门对文化事业的重视,“惠山泥人”的“曝光率”也越来越高,知名度也随之“水涨船高”,但在一片利好的背后,不容忽视的是这一行“年轻人”越来越少、产品的局限性也渐渐暴露。

  倪俊不满足于靠“政策”去延续“手艺的生命”,他希望这一行能引起年轻人的关注,让更多年轻人喜欢上“惠山泥人”。

  为此,倪俊夫妇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比如,他们在店里开设体验课,除了在产品的造型上发力外,二人还尝试用“惠山泥人”的造型制作了充电宝、车贴等一些文创产品;让顾客用传统的“捏塑十八法”捏愤怒的小鸟;也有人刻出了大卫、还有“90后”让“惠山泥人”玩起了COSPLAY。

  这些做法似乎已经脱离了“惠山泥人”原有的范畴,但倪俊却希望继续尝试:“很多手艺都是一直在循着历史的脉络变化和革新去积淀的,‘惠山泥人\\’也需要。”

  此外,倪俊与曹智玮还应邀走进校园,为学校的孩子们普及“惠山泥人”的知识,并运用新媒体对“惠山泥人”作品本身及行业进行对外解读,不同程度上拓宽了传承的“市场”。最特别的一次,曹智玮甚至还在几百个泥人身上打上了“二维码”,购买者只要打开手机“扫一扫”,就可知这泥人寓意是什么、用的什么材料、用时多久。

  用倪俊的话说,这一系列的“自我开拓”,就是为让人们看到:“惠山泥人”作为非遗项目,还有价值、还有生命力。

  “惠山泥人已经不再是祠堂看守们打发时间的小把戏,而是一张打着惠山烙印的标签。”拿着手中的一套“小笼包福娃”,倪俊说,“这一批泥人共20件,已全部送到了新西兰,当地华人老板是要摆在馄饨店里的。”言外之意,他们夫妇的作品,已是“漂洋过海”,有了新的展望。(完)


相关阅读:
同程网站 http://www.uzai.com/
  • 二连浩特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tian99.cn copyright 2000 - 2015
  • 冀ICP备09047539号-1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06002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冀)字第101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11618号